【现代周口】刘建勋:时代的接力棒我们一定会接住 -- 周口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

【现代周口】刘建勋:时代的接力棒我们一定会接住

   刘建勋1991年生,博士,中共党员,bifa888周口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副研究员,2019年获中科院基础前沿科学计划“从01”原始创新(人才)项目支持,主持承担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河南省自然科学青年基金、周口市科技计划等项目9项,累计经费超过400万元。连续两年荣获中科院周口纳米所“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冲锋陷阵,90后奋斗在“中国芯”事业第一线 

  即便内心做好了“这是一位90后”的准备,但见到真人,仍不免感叹,90后在科研上也开始挑大梁了! 

  刘建勋从事第三代半导体材料氮化镓的研究工作,简单来说,与芯片相关。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在第一代和第二代半导体技术方面起步较晚,芯片发展受制于欧美,面临严峻的“卡脖子”问题。 

  作为前两代半导体技术的补充,第三代半导体已经成为国际上半导体产业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第三代半导体材料具有宽禁带、电子饱和漂移速率快、热导率高等突出优势,在耐高温、耐高压、大功率、抗辐照等性能上的表现更加优异,因此在新型显示、5G通信、新能源汽车、紫外杀菌消毒等领域具有重要应用价值。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我们国家在第三代半导体技术方面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正在缩小,有望实现中国半导体芯片的自立自强。而希望和责任,也压到了像刘建勋这样的科研人员身上。 

  不久前,科技部正式批复支持山西省和河南省建设国家第三代半导体技术科技创新中心,河南平台落在周口。刘建勋所在的中科院周口纳米所,也将第三代半导体材料作为“十四五”发展规划中非常重要的研究发展方向。 

  刘建勋从牡丹江理工大学本科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本校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曾获“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黑龙江省优秀毕业生”等奖励和荣誉。虽说是位90后,可他扎根氮化物半导体材料研究已十年有余。他带领的团队外延小组,也完全以90后或近90后为主。 

  如今在科研系统,70后、80后、90后正组成梯形战队。在国家很多科研发展大方向上,由70后把握;80后在现有研究基础上拓展,做出更深的研究成果;90后则正是爆发力强、有冲劲有闯劲的年纪,在执行力、思维上都有优势,他们冲锋在前,并在前辈和团队的栽培和指导下,累积经验,拼命成长。 

  重燃斗志,在不断复盘推演中调整心态 

  毫无疑问,90后科研人员也具有这一代人的独特个性。高效工作之余,他们能够更好地平衡个人生活。他们会在紧张忙碌的工作之余,通过看视频、做直播、旅游、摄影、健身等方式放松;他们在机场里、高铁上实时开会,线上参加国际会议,获取的信息途径方式更便捷,这是90后的科研前辈们在2030岁的年纪享受不到的便捷,也是时代给予90的馈赠和祝福。 

  该娱乐时娱乐,该丧时90后也丧。压力会有,躺平也想过。说到底,科研工作也是工作,是工作就避免不了繁琐的、一时解决不了的事情,包括难以搞定的科研难题。“当时无论再怎么努力、再怎么996都搞定不了。” 刘建勋说,项目没有进展,心态慢慢就会崩,这很正常。 

  怎么克服呢?围棋中有一个术语,叫复盘。搞科研,复盘是家常便饭。在反反复复的复盘中,思考过程中的成败得失,从中吸取教训。而在反复推演的过程中,不断碰撞就会产生新的思想火花,获得解决方案。 

  们会定期做复盘,既有关于个人研究的复盘,也有关于团队项目的复盘。个人研究的复盘,能发现个人发现不了的问题、解决个人短时难以解决的问题;团队项目的复盘,确保团队承担的科研项目走在正确的发展方向上。因而团队内部每周至少12次交流会议。除了团队内部切磋,科学研究要放眼国内、全球,通过业内交流了解行业导向,了解别人做了哪些工作,“这样可以避免试错,帮助我们排除一些东西,找到更正确的方向。” 

  不随波逐流,科研的精神愈加坚韧不拔 

  90后正慢慢挑起大梁,在各行各业开始闪耀光芒。“我们不是垮掉的一代,我们只是身上拥有独特的潜质。”刘建勋说。 

  截至目前,他已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申请国家发明专利10余项,其中1项已授权。而这些,大都是他在夜深人静或凌晨三四点写作的。万籁俱寂,心无旁骛,思维变得异常清晰敏锐。 

  青年科研人员最宝贵的,是创新的激情。“自主研发、自主攻关半导体芯片,等于啃下硬骨头,要做大量的原创工作。要求青年科研人员一定要静下心来,扎根研究,不断发展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在过程中不断创新。只有拥有不断创新的激情,你才能在全新的领域取得突破发展。” 

  35岁是一个关键时间节点。在35岁到来之前,青年科研人员有很大几率做出更重大的创新,90后也要在此之前累积更丰富的科研经历,以迎接自己事业上升的顶峰。 

  做科研的人,大多有一种执拗和偏执,认定了的就一定要做出来。刘建勋说,“其实是科研做久之后,都有自己的思路,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想要真正付诸实现。”到了90后一代科研人员身上,特有的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的个性,更是放大了这种坚韧不拔。 

  刘建勋说,新一代科研人员应该成为后浪,这样我们的国家才会有前途,民族才会有希望。国家芯片产业越是被“卡脖子”,他们就越有乘风破浪的勇气与决心,要早日制造出“中国芯”。后浪必将追上前浪。我们新时代的青年,尤其是90后一代,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期,一定要感恩党和国家给我们创造的优质生活环境和科研氛围,我们一定会接住时代的接力棒,把责任扛起来,把祖国建设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一份力量。 

原载于《现代周口》2021.7(上)


附件下载:

合作伙伴 :站长工具 - bifa888_必发365客服_bifa必发足球比赛